你的位置:海口琼山区安小客网络科技工作室 > 新闻资讯 > 闯关科创板IPO英诺特仍存多重依赖 诡异供销关系拷问信披真实性
闯关科创板IPO英诺特仍存多重依赖 诡异供销关系拷问信披真实性
发布日期:2022-08-08 09:05    点击次数:182

新冠疫情所带来巨大的病毒检测需求,正在给了更多生物医药企业创造上市窗口。

作为一家从事POCT(即时检验,point-of-caretesting)快速诊断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生物医药企业,北京英诺特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英诺特)的IPO申请即将于2月16日接受科创板上市委审核。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由于其主要业务聚焦于呼吸道病原体检测,英诺特近年来业绩获得快速成长明显受益于新冠疫情所带动的病毒检测需求,同时其多家主要重要供应商、客户仍以外资企业为主,而客观上这让英诺特对疫情检测需求以及外部供应链具有了较高的依赖性。

在业绩持续暴增的同时,英诺特的IPO也有一些疑点仍然待解,例如其实控人旗下的关联公司与部分经销商之间存在部分隐形关联,再如其报告期内动辄数百万元的塑胶制品居然常年向一家个体工商户进行采购,这些蹊跷的要素让市场倍感疑惑。

疫情叠加“双依赖”风险

在此次IPO申请中,英诺特拟发行不超过0.34亿股并计划募资达12.09亿元,并计划将募投紫金用于体外诊断产品的研发、产业化以及营销服务网络等项目建设。

在新冠疫情带来的病毒抗体及核酸检测需求激增的背景下,英诺特业绩在报告期内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增长。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的报告期内,英诺特营业收入分别为0.80亿元、1.38亿元、10.37亿元、2.17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0.17亿元、0.21亿元和0.57亿元和0.95亿元。

而此次英诺特站在IPO背后也有包括红杉、元生、道远等诸多私募资本的加持坐镇。

目前英诺特的产品涵盖呼吸道病原体、优生优育、消化道、肝炎等多个领域的监测,其中以呼吸道病原体检测业务为主,招股书显示,疫情出现之前的2018年、2018年,其呼吸道系列产品收入就分别达0.63亿元和1.24亿元,占比分别达79.85%和89.60%。

呼吸道病原体检测的既有优势,这也让英诺特在新冠疫情产生的大量病毒检测需求下获得快速发展机会。

据了解,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后,英诺特曾协调多个部门,依托在呼吸道病原体检测领域和基因重组蛋白工程领域的技术积累,开展对新冠病毒检测产品的研发攻关,在短时间内获得研究突破。

2020年至2021年上半年,英诺特的呼吸道系列产品收入比例均超过95%,而新冠产品带来的收入分别达9.17亿元和1.22亿元,分别占当年总收入比例达88.42%和56.33%。

但在新冠检测带动业绩快速上行的B面,是产品类型集中度过高的风险,而英诺特的业绩波动性显然也将受到疫情形势及检测价格调控的制约。

一方面, 山东东艺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国内多个地区针对新冠检测产品不断出台集采政策,导致相关抗体检测产品价格大幅下降,导致其销售单价和毛利率进一步走低;另一方面,由于国内对新冠疫情实施了有效的管控与清零政策,进而导致英诺特此前的“突发式增速”无法得到持续。

另据信风(ID:TradeWind01)观察,其报告期内的多家前五大供应商、客户属于外资企业乃至境外企业。

例如2020年的第一、第三大供应商宝德康体(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赛多利斯斯泰帝(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以及2021年第二大供应商深圳重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背后股东均为境外企业;2019年、2021年上半年的第三、第四大供应商CerTest Biotec, S.L.同样系境外企业。

无独有偶的是,在英诺特业绩爆发的2020年,其前五大客户中的第一、第三、第四大客户Wing’s Investment Group Limited、FRISONEX, Frison Importadora Exportadora Cia Ltda、ARCAIM, Inc均为境外企业,仅这三家客户合计销售金额达1.53亿元,占收入比例合计达14.77%。

“虽然发行人在POCT领域具有较快增长,但仍然可以看出其一定程度上存在‘两头在外’的供应链风险。”一位从事生物医药项目的投行人士指出,“加上过去高增长对疫情检测需求的高度依赖,其潜在的成长性仍然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事实上,英诺特的业绩下滑风险或已开始显现,据英诺特预计,2021年营业收入约3.10亿元至3.30亿元,同比变动约-70.11%至-68.18%;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1.05亿元至1.15亿元,同比变动约-81.63%至-79.88%。

诡异的供销关系

一方面,英诺特的不少供应商来自境外或外资生物医药企业;另一方面其在塑胶包装等制品上却来自于体量极其“袖珍”的个体工商户的供给。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苏州一家名为“吴中区胥口烨利塑胶制品经营部(下称胥口烨利)”的个体工商企业跻身于英诺特的前五大供应商,在2020年其一度成为英诺特第一大供应商。

2018至2020年期间,英诺特分别向胥口烨利采购额达109.18万元、279.32万元和532.15万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胥口烨利系一家位于苏州市吴中区、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本仅10万元且主要从事塑料配件和五金配件的个体工商户,实际控制人为朱烨铭。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名不见经传的胥口烨利,因未能及时提交2017年、2018年年报而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英诺特注册地位于北京,除拟以募投资金在包括苏州在内的7个城市设立营销网络区域中心外,与苏州的业务关联甚少,然而在报告期的三年内,英诺特耗资数百万元在位于苏州的这家个体工商户采购塑胶制品,其内在合理性让市场倍生疑窦。

“一家成立于2017年的个体户,顶着异常经营的状况,第二年就成了北京一家POCT拟上市企业的前五大供应商,这件事本身就是非常魔幻的。”北京一家投行人士指出,“而且他的注册资本只有10万元,发行人却还能与其发生数百万元的采购订单,这种交易的合理性有待商榷。”

另一些疑点则出现在一些经销商关系中。例如作为英诺特经销商之一的河北日鹏医疗器械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日鹏医疗),在申报材料中显示与实际控制人之一叶逢光旗下控制企业迁安市兴衡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迁安兴衡)存在资金往来。

英诺特对此的解释是,日鹏医疗的现有管理层与叶逢光相识,因此在报告期产生共计约50万元的借款及资金周转往来。

但双方之间的关联似乎并不止“相识”那样简单。

信风(ID:TradeWind01)发现,日鹏医疗昔日法人代表为叶大伟,而叶大伟目前是迁安市祥泰贸易有限公司(下称祥泰贸易)的100%股东,旗下还坐拥50%的唐山鸿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和1.89%的河北迁安农商行股份。

而这家祥泰贸易的法定代表人,正是英诺特实际控制人叶逢光之父叶金保。

据叶金保参与全国劳动模范推选过程中相关材料显示,叶金保帮助创建英诺特子公司英诺特(唐山)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唐山英诺特),并支持支持科研团队研发新冠抗体检测试剂。

而此前包括河北日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还曾在报道叶金保个人事迹是称其为唐山英诺特的董事长、负责唐山英诺特经营管理,这也让交易所针对英诺特实际控制人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进行过多轮问询。

而英诺特在一份问询回复中解释称,叶金保“未参与唐山英诺特的设立与经营管理,也未投入资金进行产品 研发活动”,而上述报道和材料出现的原因系“相关媒体未能准确区分叶金保与叶逢光二人之间、 二人与唐山英诺特之间的确切关系,以致在报道中多次出现误称叶金保为唐山英诺特董事长、负责唐山英诺特经营管理的情况”。

但日鹏医疗与英诺特之间还有更多瓜葛——其2018年的工商年报联系电话与英诺特唐山2020年的年报电话为同一电话;其2020年的工商年报联系电话则与叶金保及其配偶崔凤艳(叶逢光之母)共同控制的金宝实业(迁安)集团有限公司的联系电话相同。

可见,被披露为英诺特经销商的日鹏医疗,与实际控制人叶逢光家族关系匪浅,而其经销商身份身份的真实性无疑也将画上一个问号。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